不为人知的空中海洋维权和支队那些事儿

走进中国海监东海航空支队舟山基地

《中国海洋报》记者 刘海涛
2012年07月09日15:50  来源: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 【字号 打印 论坛 手机点评 纠错
E-mail推荐:   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

提起中国海监,很多国人都很陌生,不知其职责是什么,如果我告诉您中菲黄岩岛对峙我方执法主体是中国海监,也许你会多少明白一些。其实,中国海监作为我国海上维权执法的一股主要力量,一直致力于保护我国海洋权益不受侵犯。而中国海监东海航空支队作为海监力量的一部分,很多时候充当着“排头兵”、“先锋队”的重要角色,走在海洋维权执法的前沿。但他们执法的过程在国内却鲜有报道,其中酸甜苦辣更是五味俱全,让人不胜感叹!

空中维权执法的“艰苦”之旅

4月23日,我走进了中国海监东海航空支队在浙江省舟山本岛上的执法基地,参与了例行航空维权执法飞行。执法时间虽然短暂,但一路上感触颇多,每每回忆起来都让我对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到由衷地佩服!

上午11时,跟随执法人员钻进巡航维权直升飞机里,我坐在机舱后排,既紧张又激动,更默默地祈祷自己不要晕机到吐,那就糗大了。

在机舱里静坐不到五分钟,空气让人有点窒息,闷热感油然而生,身上已经开始出汗。当我把这种感觉告诉航空执法队队长孙利平时,他说的一番话让我震惊不已,他说夏天50摄氏度的高温使得机舱犹如一个巨大的热锅炉,让人汗流浃背,有种虚脱的感觉,不得不随身携带一块毛巾,并不停的狂灌矿泉水,人一不小心都可能中暑;冬天零下20摄氏度的低温让机身外边裹上一层冰霜,冻得机舱里的人跺脚搓手,恨不得拾取夏天的骄阳取暖。难以想象,冰火两重天就这样随着季节的变化考验着一线工作人员的斗志,磨练着基层工作者的坚韧。

十分钟后,执法直升飞机冉冉升起,开始了浙江省内海岛例行巡查任务。

也许,没有坐过飞机的人都认为这个工作很轻松,犹如航空旅游般欣赏着脚下的美景,其实不然,机身晃动声、螺旋桨尖啸声,高于80分贝的噪音声声不绝于耳,震耳欲聋,难受之极非常人可忍受,第一次登机体验的我不得不带上隔音耳机,以降低噪音分贝。而一路下来,都没有看到孙利平戴一次耳机,只因为那样不便工作的开展,此时,双耳裸漏在外已成为一种折磨。

飞行之初,我发现机组人员和执法人员都配戴着一副墨镜,外行的我曾经以为这是耍酷,当他们告诉我真相后,我才知道我真得很文盲,戴墨镜也是工作需要呀!据工作人员介绍,海上执法时,海水反光强度是陆地的几倍,当阳光照射下来后,反射的亮度让人睁不开眼睛,不得不借助墨镜睁大眼睛,以达到眼观八方,耳听六路,而没墨镜可戴的我,只能时刻眯着眼睛看窗外。

飞机时刻在海平线上空400米左右平行飞行,一座座礁岛在脚底下划过,大小不一,形状千奇百态,勾勒出一幅壮丽山河图。此时,航空执法队队长孙利平时而看下窗外的岛屿,时而执笔记录信息,工作的一丝不苟令人肃然起敬!正当我在注意他的时候,他回过头来对我说:“海洋局要求我们把5000多个海岛拍摄下来,任务很重,我们每次行动都会拍摄近千张照片以作保留,而且每个岛屿都要盘旋着飞上一周,从四个不同角度拍摄下来。可想而知,一条三五百公里的执法航线多有几百个岛屿,三五个小时下来也拍不了多少岛屿。”

当执法飞机在空中飞行一段时间后,我的脑袋开始有点胀,感觉不适,孙利平注意到我的情况后,贴着我的耳朵大声对我说:“不要说你不适应,我们队里很多工作多年的队员也经常晕吐,甚至都有把苦水吐出来的。不过,人手有限,再吐也得坚持出勤执行任务,还好,我们的队伍以年轻人为主,还能抗的住。”没上飞机前,这些真的不是我能想象得到的。

每次执行飞行任务前,支队都需要向空军指挥部协调飞行航线,协调好后起航时间一般都到了中午11点左右,再飞上4个小时左右,吃饭时间都到下午3点左右,饿着肚子工作已成常态,很多人员下机以后,都处于四肢无力,饥肠辘辘状态,到了吃什么食物都觉得美味的忘我境界。

飞机返航着陆之后,东海航空支队队长蒋博文告诉我,三架飞机每年累计航行约1500个小时,每个人一年平均飞行400个小时左右,除了天气条件不允许外,每人每天飞行时间约2个小时,飞行的常态化、工作的高强度已经使这个队伍逐渐走向了成熟。

跟随执法者巡航以后,我深深地体会到:只有深入基层,才知道他们工作的艰辛;只有深入基层,才能体会到他们为国家在默默地奉献着。作为一个记者,也只有深入前线,走进基层,才能写出感人肺腑的新闻报道,才能让中国的群众知道有这样一个队伍,在默默无闻地肩负着保护我国海洋权益不受侵犯的神圣职责!

工作生活不分家

对比于城市中川流不息、灯红酒绿的多彩生活,中国海监东海航空支队队员的工作生活状态尤显单调,除了在上海执行行政工作的人员外,很多一线执法队员都是在浙江舟山基地附近的民宅里工作和生活,即所谓的工作生活一体化,而这方便了工作却牺牲了个人的生活空间。

在浙江舟山,航空支队的飞机都是停放在机场内的,各种测量和拍摄设备存放在机场内的“狭小”办公区内,挤占了人员的住宿空间,队员不得不在民宅里办公和生活。

来到小区的楼下,根本不会想象得到他们就在某一栋住宅里办公,跟着队员来到三楼,我进入了他们的“办公大楼”,两室一厅,面积不算大,客厅和每个卧室都放着一台办公电脑,有的队员在处理航拍的图片,有的队员在分析着一些精密仪器记录的数据。电脑机器在嗡嗡地运转着,队员在聚精会神地埋头苦干,看到我走进来,他们起身以表欢迎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就这样打扰到了队员的工作。

当我问他们就这种工作和生活状态是否适应时,他们嘿嘿一笑,带点无奈地说到:“早就习以为常了,不习惯也变得习惯了。”

下午将近6点钟,两三队员钻进了厨房开始为大家准备晚餐了,在这里,轮流做饭也成了工作内容的一部分,看着几个大老爷们儿在厨房里忙来忙去,有的择菜,有的刷锅炒菜,忙得晕头转向,还真觉得不可思议。

饭菜已好,队员一道道端到餐桌,我扫了一眼,四菜一汤,是否丰盛?其实不然,我们是8个大老爷们儿在吃。可能是由于我的到来,谁的不敢多吃,只能手不停地扒拉着自己小碗里的白米饭,一碗又一碗,好菜好汤都留给了我,自己都感觉是个千古罪人了,不停地劝说他们也多吃点,最终,他们还是把菜、汤留给了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饭后,我跟几个队员坐到一起闲聊着,而其他队员有的在看电视,有的在听歌,有的脱下工作制服,摇身一变成了时尚小青年,准备融入大街上的人流中。看来,工作之余,他们还是很珍惜剩下的一点私人空间的。

工作中,他们执着;生活中,他们朝气。家与基地,便是他们的全部。

(责任编辑:权娟、李放)

相关专题

每日之星

于贵勤
在学生眼里,于贵勤既是老师,又是亲人。为了学生,她20多年没休过假期。[详细]

时代先锋

庄仕华
庄仕华
吴孟超
吴孟超
杨善洲
杨善洲
王文珍
王文珍
俞佳友
俞佳友
黄昌富
黄昌富
孙家栋
孙家栋
文建明
文建明
郭明义
郭明义
袁辽荣
袁辽荣

专题推荐

This is the flash content.

独家访谈

戴焰军黄林崔占辉谈"网上投票推荐优秀共产党员"[详细]

专题推荐

网上调查

公众面前,官员该如何“秀”?
实事求是,通过互动了解民意
以情动人,推心置腹不摆架子
中正理性,维护政府机关威信
无需参与,做好本职工作就行

窗口单位和服务行业涉及的部门

教育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公安部 民政部  司法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环境保护部 国土资源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交通运输部 铁道部 水利部 农业部 商务部 文化部 卫生部 国家人口和计生委 中国人民银行 >>更多